分站:
鄉村振興

【鄉村人才振興】各類人才在農村廣闊天地大顯身手

來源: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:2022年08月05日


  推動鄉村全麵振興,關鍵靠人。要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,加快培育各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,打造一支強大的鄉村人才隊伍,激勵各類人才在農村廣闊天地大施所能、大展才華、大顯身手。

  采訪了幾位鄉村人才,他們是創辦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實踐者,是發展鄉村新產業新業態的先行者,是應用新技術新裝備的引領者,他們活躍在農業生產經營一線,書寫著各自精彩的人生故事。

  種糧大戶陳龍——

  靠科技種田,幾百畝地管起來輕輕鬆鬆

  早晨5點開始學習,6點半安排人手下地幹活,白天隨時抽空回答農戶提問,晚上還要上網課、複習考試……這是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歸昌鄉種糧大戶陳龍一天的安排,40多歲的他時常感慨:“一天24小時,不太夠用啊!”

  流轉經營230畝地,托管服務2000畝地,育秧、插秧、打藥、飛防,陳龍一年到頭在地裏忙活。但他卻認為如今種地是件輕鬆的事。“以前無論是田間劃鋤、滅蟲,還是澆水,全都要親自上陣,現在這些工作機器都能幹,靠科技種田,幾百畝地管起來輕輕鬆鬆。我可以騰出更多精力放在掌握新技術、新經營方式和技術推廣上,帶動更多鄉親跟上農業現代化的步伐。”

  專注學習新技術,還要從2014年陳龍參加新型職業農民培訓說起。“培訓真讓我開了眼,原來種地可以用上這麽多機械。”陳龍一一細數,“就說打藥吧,原來雇人得花不少錢,進田裏的人多還容易踩踏莊稼。用上無人機打藥,比人工省水、省藥,一台機器一天能作業200多畝,相當於八九個人幹的量,效率高了,成本降了。”

  勇於嚐試的陳龍,“畢業”回家注冊了農大家庭農場,成為縣裏第一個用上無人機打藥的農民。

  “參加培訓後,明白了一個道理,種地也要與時俱進。”陳龍積極擁抱智慧農業。2015年開始,他又在自家農場開辟了一塊試驗田,引進可視化大田監控係統,用上智能灌溉設備。“大田裏有了物聯網,現在點點手機就能遠程控製澆水,方便極了。”陳龍說。

  科技種田,陳龍從未停下學習的腳步。近幾年,隻要能報上名的培訓,他幾乎場場不落,學習科技和經營管理,向更優秀的職業農民請教。去年底,陳龍被青島農業大學成人教育植保專業錄取函授學習,他給記者看自己的網課頁麵,除了種地用得上的《普通昆蟲學》《土壤肥料學》,他還選修了《大學英語》《中國近代史綱要》等課程。每晚收工後,陳龍便對著電腦學習充電,“種了這麽多年地,我越來越相信,農民沒知識可不行。”

  如今,陳龍成了臨沂市農民培訓講師團成員。他的微信朋友圈裏,大部分是十裏八鄉的糧農,發的動態裏一條條也全是種糧經驗:“高溫高濕,得少撒點氮肥,不然燒苗”“機械插秧後要抓緊除草,不能錯過最佳除草時間”。

  鄉親們平時在地裏遇到問題,就在微信裏向陳龍谘詢,“什麽時候可以揭膜”“什麽時候田裏該打藥”……隻要得空,他都會及時回複。

  “當前,我國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達到61%,種糧大戶的農業科技應用整體水平不斷提升。”北京師範大學中國鄉村振興與發展研究中心教授張琦表示,“一大批種糧大戶借助現代科技優勢,打造智慧農業示範基地,實現精準化生產和全過程管理,為提升農業現代化水平、守護好大國糧倉發揮重要作用。”

  電商達人欒波——

  銷路品質兩手抓,讓好產品飛出深山

  “我們的苕粉,既可以下火鍋、燒湯,還可以做燒烤,看看這寬粉多彈,快來下單吧……”看到下單量噌噌往上漲,欒波笑得合不攏嘴,這麽久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。

  欒波是重慶市武隆區欒氏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,他和苕粉的緣分還要從8年前說起。本來開貨車的他,回鄉做起了苕粉加工生意。在武隆的不少鄉鎮,每到農閑,家家戶戶都忙著做苕粉,但大多是手工製作。“手工製粉,效率低。”敢於“吃螃蟹”的欒波一直想著用機器提高效率。

  正當他為缺資金、缺技術發愁,好政策來了。2016年,武隆鼓勵家庭農場發展農產品加工,欒波拿著10萬元補貼,置辦了幹鍋爐和烘幹機,開始了機械化生產苕粉的新嚐試。效率高了,收益明顯見長。想要擴大再生產的欒波,又從當地農行申請了助農貸款,一下子補齊了全套生產線。不僅實現了全自動生產,苕粉品質也提高了。

  產得出,還得賣得好。欒波四處奔走找訂單,苕粉賣進大城市的商超後,又開始琢磨能不能搭上電商銷售的快車。去年底,在專業人士幫助下,他的網店上線了,但銷售狀況不太好。“不了解網店的門道,但有市商務局組織的各種活動,讓我獲得了不少信息。”今年4月,欒波的店鋪迎來銷售額的爆發式增長,如今月銷售額突破百萬,還在以每月10%的速度增長。

  銷售火爆的背後,得益於號準了市場的“脈搏”。欒波體會:“現在網上產品琳琅滿目,麵對廣大消費者,想要提升競爭力,就不能再像原來那樣,苕粉下了生產線,簡單包裝一下就運往餐飲公司。”緊急聯係包裝公司、設計師,擴建生產線,開發適合零售的產品,小小一包紅薯寬粉被開發出各種吃法,欒波說,“我們先做火鍋粉,然後做燒烤粉,把燒烤蘸料也給配好,還有幹拌粉,稍微熱一下就可以吃,完全瞄準現在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跟口味,銷路一下打開了。”

  嚐到電商甜頭的欒波,也沒忘記周邊的鄉親。如今在他的網店裏,不光賣自家苕粉,還把鄉親們的玉米、土豆、雞蛋收購來,統一包裝後賣出去,“生鮮產品的包裝需要特別仔細,玉米得用泡沫箱,還要加冰袋,麵條得用保鮮袋纏起來,避免進蟲子,還有防震袋、中轉箱等,我們如今服務的農戶大大小小有數百戶。”

  最近,欒波剛接到重慶市鄉村振興局的邀請,參加2022年魯渝消費協作農村電商帶頭人培訓班。他很珍惜這次機會,“可得好好學,給自己的網店銷售再加一把‘火’。”

  “我國農產品精深加工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存在差距,重要原因就是核心技術和高級人才短缺。”張琦表示,“未來應當鼓勵農產品精深加工,重視農業品牌化發展,通過創新驅動,培育一批懂品牌、有信譽、經營理念現代化的農村經營型人才。”

  產業帶頭人黃勇鋒——

  依托產業一線培育,田間地頭長出“土專家”

  這兩天,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岑溪市大隆鎮福隆村,堅果加工廠正在加緊建設。“過幾天就可以建好,到時候能向種植戶收購更多堅果。”岑溪市綠馬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人黃勇鋒說。

  黃勇鋒是福隆村人,也是當地的堅果種植大戶。“種堅果不容易,大部分品種產果率低,收益難保證,我就是想嚐試怎麽能培育出好品種。”2008年,黃勇鋒帶著一腔熱忱,種了1000多株“桂熱1號”和其他堅果新品種。

  幹一行,鑽一行。黃勇鋒開始種植堅果後,隻要有不懂的地方,就打電話向各科研機構的專家請教。3年後,果樹開始產果,然而存活下來的不到200株,這可愁壞了黃勇鋒。“多虧專家提供技術指導,怎麽種植管理,怎麽保果、育苗,果園才漸漸走上正軌。”他坦言。

  種堅果時間長了,漸漸了解了果樹特性,掌握了改良、嫁接技術,黃勇鋒的果園效益慢慢好起來。可就在2013年,他又遭遇了客戶退苗,果子上長了黑斑,出現壞果。這種情況就連專家也沒遇到過。為了找出“病因”,黃勇鋒連續幾個月蹲守在樹旁,觀察有無害蟲出沒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終於找到病因,開展針對性防治,解決了壞果的難題。

  正是憑著這種嚴謹、務實的精神,黃勇鋒和團隊一點點積累堅果種植的技術、經驗。而今,黃勇鋒的堅果園每年產果40萬斤,產值270萬元,在廣西、廣東等地發展了4個育苗基地,年出圃堅果苗量達200萬株,還先後將9項國家發明專利收入囊中。

  2019年,黃勇鋒被國家林草局聘為鄉土專家,如今他經常到福隆村及周邊的堅果園場進行現場技術指導,幫農戶把關種苗質量、品種純度,還統一收購,解決了堅果種植戶“果樹不結果、產品無人收、市場價格低”等問題,帶動種植戶增產增收。

  “田秀才”“土專家”“鄉創客”……各地圍繞特色產業構建農業科技人才“蓄水池”。張琦表示,“青年科技人才投身鄉村,成為農業科技的‘傳播者’和創新創業的‘領頭羊’,有利於推進科技與產業深度融合,通過人才背後的科研機構、高校或企業的力量共同投入農村發展,形成功能互補、良性互動、協同開放的全產業鏈創新格局。”

【抓黨建促鄉村振興】

【抓黨建促鄉村振興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編輯:朱俊偉  程海軍    審核:李賢